入学准备在美国: 不仅仅是入学准备
发布时间:2015-06-24 浏览次数:
                        入学准备在美国: 不仅仅是入学准备
刘 焱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北京 1 0 0 8 7 5)
[摘要] 本文分析了儿童入学准备问题在美国引起社会普遍关注的原因, 指出入学准备问题不仅仅是学前教育领域中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涉及教育公平和种族和谐的社会政治问题; 介绍了美国政府最近推出的旨在解决入学准备上的社会经济阶层、 种族和族群差距的一系列政策措施; 结合我国学前教育的政策和体制改革, 讨论了从中可获得的启示。
[关键词] 入学准备; 入学准备差距; 有准备的儿童
 
       “入学准备 (S c h o o l R e a d i e s s ) ” 是指对幼儿在进入学校时应当达到的发展水平的期望或能够适应新的学习环境和任务要求的身心发展的水平与状态。所谓 “入学” 一般是指进入实施正规教育的学校。各国义务教育的起始点不同, “学校” 开始的年龄或年级也不同。在我国, “入学” 是指进入小学一年级;但是在把学前班作为义务教育起始点的欧美国家, “入学” 则是指进入学前班。
        近年来,幼儿的入学准备问题已经成为美国学前教育的焦点问题之一,不仅在学前教育领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而且还引起了全社会的普遍关注。了解入学准备问题在美国引起普遍关注的原因以及美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所采取的政策和措施,对于我们正确认识学前教育的重要性, 超越学前教育的藩篱来看待为儿童做好入学准备的意义, 思考学前教育在建设和谐社会中的作用问题不无裨益。
 
         一、入学准备问题引起关注的原因
 
          (一) 入学准备上巨大的社会经济阶层、 种族和族群鸿沟
        “长期以来, 从学前班直至高中 (K -12 ) 的教育成就一直存在着社会经济阶层、种族与族群之间的鸿沟,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1]大量研究表明这种差距早在儿童入学前班之前就已经存在,并贯穿于整个学校教育阶段。黑人和西班牙幼儿的认知能力测验成绩明显低于白人同伴。这种差距的大小依不同的研究者所采用的测量工具的不同而在 0 .5 —1个标准差之间波动。[2]例如, 1 9 9 8年以学前班儿童为对象的幼儿教育追踪研究表明,黑人和西班牙儿童在数学测验中的成绩低于白人儿童2 / 3个标准差,在阅读成绩上比白人儿童低 0 . 5个标准差。[3]在自我控制能力等非认知因素方面同样也存在种族和族群差距。
        种族和族群差距实际上也是贫富差距的反映,因为少数民族儿童更有可能生活在贫穷中 4 0 %的黑人儿童、 3 2 %的西班牙儿童生活在贫困中,只有1 6 %的白人儿童生活在贫困中)。[5]家庭经济背景和儿童在入学准备上的成绩差距密切相关。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儿童在各种测验上的分数显著低于高收入家庭儿童。[6] 脑神经科学研究也发现在认知控制、学习和记忆、阅读这三个对于入学准备来说非常关键的指标上存在着明显的社会经济阶层差距。在涉及左半球语言系统的任务上, 来自中产阶级家庭儿童的平均成绩高于经济处境不利儿童 1 . 1个标准差; 在额叶的认知控制系统上, 这种差距为 0 . 6 8个标准差。[7]童年贫穷及其相关效应可以解释大部分入学准备上的种族和族群差距形成的原因。[8]
入学准备测验成绩可以预测儿童三年级时学业成绩的 6 0 %。[9]在幼儿园里高攻击性、 低认知能力的幼儿在中小学阶段的学业成绩可能较差, 可能成为少年父母、 犯罪者、 辍学者、 患有精神疾病者、 或者因受教育程度低在成年时失业成为社会福利的依赖者。[10]
          (二) 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重新认识
        从上个世纪 6 0年代反贫困运动开始, 美国政府就用公共资金为社会经济处境不利的儿童和有特殊需要的儿童及家庭提供补偿性质的托幼服务与早期教育。在 2 0 0 2年, 联邦和州政府在为处境不利儿童提供的各种服务和教育项目上的花费超亿美元。在 1 9 6 5年问世的集托幼服务、 早期教育、健康检查和治疗、 营养、 父母教育为一体的 “开端教育” (H e a dS t a r t ) 项目, 4 0多年来已经为超过2 2 0 0万名贫困幼儿提供了服务。2 0 0 5年 “开端教育” 获得联邦政府 6 8亿美元经费, 受益儿童为 9 0多万人, 人均花费 7 , 2 2 2美元。[11]覆盖符合受助条件的贫困幼儿的 6 5 %, 占低收入儿童的 3 0 %左右,约占全国同龄儿童的 1 0 %。
        为了解公共资金在这些项目上的 “投资” 是否“物有所值” ,在过去三十多年间对这些项目的短期和长期效益进行了大量的评估研究,结果肯定投资早期教育是最有价值的。例如, 在出生后的最初五年中接受了“卡罗莱纳州初学者项目” (t h e  C a r o l i n a A b e c e d a r i a n P r o j e c t )服务的儿童在 8岁和1 5岁时的 I Q测验分数一直以 1 / 3个标准差的优势领先于对照组的同龄伙伴。[12]由芝加哥公立学校系统为生活在贫穷社区的 3 —4岁幼儿提供的半日制先学前班 (p r e - k i n d e r g a r t e n ) 教育项目—— —芝加哥亲子中心 (t h e C h i c a g o C h i l dP a r e n t C e n t e r s ) 的比较研究发现, 接受干预的幼儿在进学前班后, 秋季的学业成绩比没有接受干预的贫穷社区的幼儿高 0 . 6 4个标准差。早期干预对幼儿阅读和数学成绩的改善效应是持久的, [13]它可以减少在学校教育阶段因学习成绩差而接受特殊教育的时间和留级率、青少年犯罪和反社会行为。[14] 如果没有 “开端教育” , 入学准备上的种族和族群差距还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值得注意的是, 这些研究肯定了正规的、 高质量托幼机构教育对于幼儿入学准备的积极影响。进过正规托幼机构、 尤其是设在公立学校中的先学前班 (p r e - k i n d e r g a r t e n ) 的幼儿的入学准备情况要比父母、 亲戚、 家庭托儿所照看的幼儿好, 前者的入学准备测验成绩要比后者高 0 . 2 2 —0 . 3 3个标准差。[15]

        这些研究使人们相信“来自于低收入家庭的儿童入学时在语言、 健康、 社会性和情感上存在的问题大多可以通过对早期学习的干预加以改善。”“在入学时的差距越大, 就越难缩小这种差距。如果我们想让所有儿童到四年级时能够精通阅读、成为一个健康的青少年和有生产力的成年人, 我们必须明智地投资于儿童早期。”[16]

 

          二、 解决入学准备差距的公共政策和措施

 

        缩小在入学前就已经存在的学习和发展上的贫富、种族和族群差距涉及到后续的义务教育效益、 阻断贫困在代际间的恶性循环、 种族平等及社会和谐发展等重要的社会政治经济问题。 “缩小黑人和白人学生在测验成绩上的差距这些行动可能比要求广泛的政治支持的其他任何策略都更能促进 (种族平等) 。 ”[17] 高质量的托幼机构教育被看作是缩小入学准备差距的有效策略。 传统上被看作是家庭范畴的幼儿托幼服务和教育问题, 因此被纳入公共政策的视野之内。1 9 8 9年布什总统和联邦政府提出美国教育的六个目标, 其中第一个目标就是“到 2 0 0 0年所有的美国儿童都要为进入学校学习做好准备” 。为确保该目标的实现, 该教育目标法提出“所有美国儿童都要有机会接受高质量的、 适合儿童发展的学前教育方案,从而为入学做好准备。” 2 0 0 2年1 月布什政府又签署了 《不让一个儿童掉队》 法案。
        自 2 0 0 0年教育目标提出之日开始, 美国的研究人员、 专业团体、政策制订者、 教师和学校等就对入学准备的定义、谁应当承担入学准备的责任、如何测量儿童是否为入学做好了准备等问题展开了深入持久的讨论。以往一些州根据幼儿在入学准备测验上的成绩来决定幼儿是否入学、 延迟入学或进入特殊的过渡班的做法受到批评, 认为不应当把入学准备的责任放在幼儿稚嫩的肩膀上。要使儿童为入学做好准备, 成为 “有准备的儿童” , 政府、 社会、 学校和家庭首先要成为 “有准备的州” 、 “有准备的学校” 、 “有准备的社区” 、 “有准备的家庭” 。所有对儿童的发展负有责任的成人都应当承担起自己为幼儿做好入学准备的责任。2 0 0 5年发表的对于全国入学准备工作具有指导意义的三个文件—— —全国州长协会 (t h e N a t i o n a l  G o v e r n o r s  A s s o c i a t i o n  N G A ) 的 《入学准备州长指南》 (A G o v e r n o r ’ s G u i d e t o S c h o o l  R e a d i n e s s ) 、 《入学准备州长任务工作小组最终报告》 (T h e N G AT a s k F o r c e o n S c h o o l R e a d i n e s s , F i -n a l R e p o r t ) 、 由 1 7个州参与制定的 《国家入学准备指标》 (t h eN a t i o n a l S c h o o l R e a d i n e s s I n d i c a t o r s I n i -t i a t i v e ) 标志着在入学准备问题上达成的共识。
       《入学准备州长指南》 开宗明义指出 “儿童在社会性和学业上的成功对于家庭、 社区、 国家的健康发展和国家的经济成长具有重要的意义。” “生活经验直接影响儿童从出生直至整个童年期的发展。家庭、 学校和社区在形成儿童的这些经验中起着核心的作用,国家和州政府则应当扮演领导者的角色,为家庭、 社区和学校提供基本的支持, 提供协调的服务。” [18]《入学准备州长指南》 就如何建设 “有准备的州” 、 “有准备的学校” 、 “有准备的社区” 、 “有准备的家庭” 、 “有准备的儿童” 提出了州政府应当做和能够作为的领域以及各个州已经采取的政策措施。
          (一) 形成综合协调的入学准备系统和策略性
        计划在建设 “有准备的州” 的过程中, 州政府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协调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处在同系统 (例如社会福利系统、 健康服务系统、 教育系统等)中的项目和服务,帮助这些向来互不联系、各自独立为儿童和家庭提供服务的项目之间建立联系以减少服务的重复, 合理分配资源, 使已有的资源能够发挥最大的效益, 形成综合、 协调的入学准备系统。一些州为此成立了协调管理儿童工作事务的专门委员会。各个州也都明确了本州在入学准备上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 建立绩效责任制, 明确州和地方以及各个部门对结果所要承担的责任, 形成州的评估指标系统来考察所取得的进步和存在的问题。除了利用联邦政府的资金以外, 各个州还充分利用本州资源来扩大服务的范围, 支持本州的优先目标。一些州通过营业税、 赌博税、 州彩票收入、 免收利息所得税等财政收入来为入学准备项目提供资金。例如, 加州在 1 9 9 8年以公民投票的方式通过了第十号议案(C a l i f o r n i a  C h i l d r e n  a n d  F a m i l i e s  F i r s t  I n i t i a t i v e ) 。该议案在原有的香烟税之外, 再对每包烟征收 5 0美分的教育税, 每年全州大约可征得 6 . 5亿美元。
         (二) 早期学习标准和 K - 3标准的一体化
        为了使“儿童在入学以前所做的和在入学以后对他们的期望” 之间建立联系, 由布什总统倡导的 “良好的开端, 聪明地成长” 计划 (T h e G o o dS t a r t ,G r o wS m a r t I n i t i a t i v e )鼓励各个州制定与直至初中的学习标准相联系的早期学习标准,尤其是制定读写、语言和数学的早期学习标准。已有将近 4 0个州制定了本州的早期学习标准,强调早期学习标准和 K - 3 (学前班一二年级) 标准的一体化, 这些标准也被用作幼儿园和小学教师的培训内容以加强学前教育和学校教育之间的连续性。
        (三) 改善托幼服务质量的分层策略系统
越来越多的州采用分层策略系统(T i e r e dS t r a t e g y S y t e m s ) 来改善托幼服务的质量。这种分层策略系统包括三种策略, 三种策略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一起使用;
1 . 层级资金补贴政策(t i e r e dr e i m b u r s e m e n t ) :政府向那些在课程、 师幼比、 教职工工资、 教师训练和资格要求等方面符合高质量标准的托幼机构支付较高标准的托幼服务补贴。
2 . 质量等级评估 (q u a l i t yr a t i n gs y s t e m ) : 根据质量评估的结果, 由州给托幼机构挂牌 (例如金、银、 铜、 铅等五个星级) , 从而使家长很容易辩识托幼机构的质量。质量等级评估可以和层级资金补贴政策联系起来,从而使政策补贴水平和托幼机构的质量一致起来。
3 . 执照等级评估 (r a t e dl i c e n s i n g s y s t e m ) : 直接把托幼机构的质量标准贯彻到托幼机构的执照发放标准中。执照的发放反映了托幼机构的质量是否符合州的质量标准。
我国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实行幼儿园分级分类系统类似于这种分层策略系统中的第二种策略,但幼儿园的分级分类在我国是面向市场的,与幼儿园收费标准直接挂钩。第一种和第二种策略值得我们借鉴。
         (四) 促进教师专业化发展的综合性系统
        各个州与大学、专业机构合作, 建立促进幼儿教育从业人员专业化发展的综合性系统,包括资金来源、 课程方案、 质量要求、 可获得的途径、 评价指标、 训练者及其资格与注册要求等。例如, 肯塔基州的儿童早期工作者专业化发展框架描述了从入行直至获得硕士学位的早期儿童工作者的应知应会、三级幼儿教育专业证书的训练课程和获得训练的路径以及可获得的奖学金等。
        (五) 普及先学前班教育
        高质量的先学前班教育有助于缩小学业成绩差距、 改进入学准备。这样的研究结果导致许多州纷纷为 4岁(往往包括 3岁)儿童提供先学前班教育。2 0 0 0年已有 3 9个州设立了先学前班项目, 2 0 0 2年  大约有1 4 %的4 岁儿童在先学前班注册。佐治亚州、俄克拉何马州、佛罗里达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已率先对所有 4 岁幼儿提供免费的、自愿的(非强制性的) 先学前班教育, 大约有 5 0 %左右的 4岁幼儿在先学前班注册。西弗吉尼亚州也已经立法规定到2 0 1 3年在全州范围内普及自愿的先学前班教育。目前大部分州的先学前班教育主要以处境不利儿童为对象。
        各个州对先学前班的班额大小、 师幼比、 教师的训练和资格要求、课程标准和对家庭的支持服务等都有比较严格的规定。2 3个州要求先学前班的教师拥有学士学位。相当多的州要求先学前班的师幼比低于 1 : 1 0 , 或班级人数不能超过 2 0 。
        (六) 支持父母扮演第一任教师角色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各州都采取了不同的措施来为父母扮演好这一角色提供支持,包括父母教育、 家庭访问和综合性的家庭支持计划等。为了让父母了解这些知识和信息, 各州通过各种渠道如学校、 医院、 医生、 公共图书馆、 家庭协助机构、 当地社区组织以及互联网等向父母散发有关材料、 手册录像带等。这些材料被证明对丰富父母的育儿知识和了解本地区的早期儿童服务资源有积极的影响。
       (七) 入学准备绩效评估指标
       “既问耕耘, 更问收获” 。综合了 1 7个州的经验的 《国家入学准备指标》 为各州评估和追踪 0 - 8岁儿童身心发展的结果,监测本州幼儿及其家庭能够获得的各种服务的质量,了解在入学准备工作方面的进步和存在的问题,制定相关的改进政策提供了基本工具和决策框架。

         该指标系统由核心指标和辅助指标 (参考指标)构成。核心指标由儿童、 家庭、 社区、 服务 (包括健康、托幼服务和教育) 、 学校等五个方面构成。其确定依据是: (1 ) 被多个州列为高优先性目标; (2 ) 所反映的实际情况可以通过州的政策性行动加以改变; (3 )研究证明对于儿童入学准备有重要影响; (4 )可测量。这些指标指的是政府、 社区和学校等对儿童及其家庭 “负责任” 的支持系统, 反映的是州、 社区、学校等在保障儿童及家庭发展上的工作绩效。

 

           三、 对我国学校教育的启示

 

         第一, 观察入学准备问题的视角: 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于从儿童发展的角度去看待儿童的入学准备问题,把入学准备单纯地看作是儿童身心发展的 “成熟状况” ; 更多地是从幼儿园和小学教育环境之间的差异去讨论如何为幼儿从幼儿园过渡到小学做好准备;很少用儿童发展的社会生态学观点去考察儿童入学准备问题上的阶层、贫富的城乡差异等。《2 0 0 3 - 2 0 0 4年中国儿童发展国家报告》 指出我国城乡儿童发展状况“极不平衡” 。“2 0 0 3年底全国农村绝对贫困人口 2 , 9 0 0万, 多数分布在西部地区。2 0 0 3年, 边远地区和沿海地区孕产妇死亡率相差 5 . 8倍, 婴儿死亡率相差 4 . 4倍; 农村地区婴儿死亡率比城市地区高 2 . 5倍以上,孕产妇死亡率高 2倍以上。农村和贫困地区儿童营养不良患病率明显高于城市。” [19]随着我国社会的发展和转型, 即使在城市, 阶层和贫富之间的差距也日趋明显。关注这种差距,研究这种差距对儿童发展,包括对入学准备的影响是社会发展向我们提出的挑战。

        第二, 学前教育市场化和 “济贫优先” 政策的协调: 和大部分欧洲高福利国家不同, 美国的托幼服务和教育基本上走的是市场化路线。近 1 0年来, “市场化” 也正在成为我国托幼服务和教育发展的一种趋势, 高质量的幼儿园教育日益成为普通工薪家庭、 尤其是低收入家庭难以问津的一种 “高消费” 。但是在美国, 今天人们已经认识到, “传统的市场力量不足以支持健康的、 能够确保为所有家庭提供高质量的托幼服务和教育的供求关系。” [20]确保每个儿童、尤其是处境不利的儿童为入学做好准备, 不仅仅是父母和家庭的责任, 更是社会和政府的责任。在资源有限的条件下, 美国政府多年坚持的 “济贫为先” 的儿童早期服务政策值得我们借鉴。

 

(引自《比较教育研究》2006,11:28-32)